這本書開宗明義,思果先生就謙虛地說:「我不夠資格做翻譯。」看得真是叫我們這些混飯糊口的譯者無地自容戰戰兢兢。不過,思果先生的論點在於,外文有各種文體、各種方言、各種專門學問,若非學問淵博十八般武藝精通,怎敢妄言翻譯。好的譯者應該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而等級較差的,至少也該是個「雜學王」,對任何事物都要或多或少會或懂一些,還正合了金城孔明的「略懂略懂」啊XD

 

 

 

 

  儘管到了現在,動漫在多數情況下仍難登大雅之堂,但隨著考據型或專門領域的作品愈多,翻譯的難度卻是愈上層樓。我個人最感頭痛的,以運動類型跟機械為最,個人雖不到運動白痴機械音癡的地步,但要翻譯點亮魔術數字軍火船艦飛機機器人也還真是吃力,因此是避之則宜,因為如果是毫無概念的東西,往往就只能翻得出字面上的意思(甚至還很可能出錯),無法一眼看出後面的其他涵義。

 

 

 

 

  而說到略懂才不致漏失的情況,近來遇過比較顯著的例子,是吸血鬼同盟這部作品。環望是個愛掉書袋類型的作者,總愛引用一些非英文系的文學作品或冷門小眾電影戲劇,不說別的,單說吸血鬼同盟每一集的扉頁便夠,他引用過的作品就包括非德文系學生幾乎不太可能接觸到的瑞士劇作家兼小說家Max Frisch的作品、馬勒《大地之歌》、奧地利作家埃布納埃申巴赫的名言、尼采的《人性的,太人性的》、泰戈爾《頌歌集》(吉檀迦利)、尚‧考克多的《Le Paquet rouge》等等(順帶一提,這回翻的外傳,引用的是但丁的神曲,拉丁文……Orz)。正是因為個人對文學不似上面提及的運動或機械那般生疏,看著原文作者名跟標題名多半能猜想到是大家的文學或藝術作品,還知道要去找資料,實在萬幸。老實說,扉頁除了作者跟作品名外,原文的部分有附日文譯文,要照日文直接翻譯也未嘗不可。但正如我之前說過的,一種語文在轉換成另一種語言時,往往就已經會「失之毫釐」,若再由已出現誤差的語言著手翻譯,只怕落得「差之千里」的下場,這種誤差再誤差,說起來很像矇耳傳話的遊戲,傳到最後,往往都是荒腔走板。因為這層緣故,這類文學作品我會從原文下手去查,看是否有中譯或英譯可對照再來下手翻譯。不過這也是建立在能順利找到這些資料參考的前提上,若像內容曾出現過的Ambrose Bierce「魔鬼辭典」,台灣似乎沒有現行的中譯本,當下偏偏又找不到英譯,也就只能從日文照本宣科了。

 

 

 

 

  就算不說這些專門領域,即便是現實生活中的東西,也還是有許多我根本不知道名詞、或甚至中文中也的確沒有固定說法的東西。比如之前翻了一本柏屋コッコ的異色作品,裡面提到將真人拿來取模做成娃娃,說到了幾個身體部位名詞,甘皮自然沒有問題,就算我對美甲護指那些是陌生得可以,這個名詞還算常見,加上日文原本也就是說甘皮,所以還不難想像。但ひかがみ這個詞就真的難倒我了,膝蓋後面膝蓋後面,我們平常都是這樣講的,偏偏文章裡面又不適合直接用膝蓋後面,查了一下,這個部位叫作膕窩,恐怕是有過相關就醫經驗(比如膕窩囊腫)的人,才會對這名詞比較容易產生印象吧。所以說,孔明的「略懂略懂」說來輕巧,那羽扇輕搖的遊刃有餘下,藏的不知是幾年功啊!

 

 

 

 

腐林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