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對台灣的吉田迷來說,應該都是一個永生難忘的日子,因為,這是他們初次到訪台灣的首場演奏會.

 

 

  早在七月初開賣就買好票,盼啊盼的終於盼到了今天,原本還險些因為小孩臨時無人可看照而不克前往,但正如之前說過的,如果沒看到表演,等到我跑人生跑馬燈時大概會滴個幾滴悔恨的淚水,所以想盡辦法排除萬難,就算背上自私之名也甘願,依舊去看了表演.

 

 

  (幸好我有去,不然照今天的演奏來看,我死前流的不只是後悔的幾滴淚水,而是和眼睛等寬的血淚瀑布了)

 

 

  一從捷運站走往中正紀念堂,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日本潮限定的這張整牆海報.

 

 

DSC02460.JPG 

 

DSC02462.JPG 

 

 

  光看到這樣的巨幅海報就夠叫人心情雀躍,便更加邁開步伐往好久不見的音樂廳走去.

 

 

  實在是太久沒機會去兩廳院了,只記得自己當初訂的位置是2樓第一排,還真的以為是在2樓、從高處往下看演奏者的位置,結果一入座才發現根本就是舞台前方第一排嘛!不禁為自己久疏於此道苦笑起來.

 

 

  今天坐的是面對舞台右手邊的位置,也是靠弟弟健一那邊的位置.

 

 

  一坐定先翻閱的當然是今天的演奏曲目:

 

  DSC02466.JPG 

 

  另外吉田兄弟還帶來安可曲:1.Modern(First Moment)

                                                2.RISING

 

 

  個人覺得算是很不錯的選曲,兼具一般不熟悉吉田兄弟的普羅大眾的通俗性,卻也顧及了各層級的狂熱愛好者.曲目的步調安排也緊湊不冷場,原本我還擔心這星期都在加班的我昏睡過去不知會有多丟臉,但顯然這種擔憂是多餘的.這麼精采的音樂會,就算聽上三個鐘頭只怕也難睡著!

 

 

  雖說他們的專輯已聽到如數家珍的地步,但即便錄音技術再進步,現場的震撼感永遠還是難以取代,當健一一開始撥弦時,我的腎上腺素就直線飆升,其興奮的程度,害我都不禁擔憂起自己粗重的鼻息聲會不會吵到旁邊的人

 

 

   說說音樂.就算是雙胞胎,也難完全一模一樣,但這對足足差了兩歲有的兄弟,卻真的是聲息一致,阿吽の呼吸!默契絕佳,從頭到尾兩人的步調幾乎沒有紊亂過.至於音色方面,親眼對照看著人彈奏才分辨得出來,原來弟弟健一的音色是比較剛直的,標準的「凛とした」的音色,而哥哥良一郎的音色卻較為柔美,兩人互成對比.

 

 

  整場音樂會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我坐在第一排佔盡地利之便的好處,那就是可將良一郎跟健一臉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他們認真演出時,表情是極為神往且帶點恍惚的,感覺上手中的三味線就像是他們的情人,滑弦的手勢則像是溫柔地撫觸情人的頸子一樣.在神往的表情外,最令我能深刻感受到他們對音樂的真心熱愛的,則是他們不時露出的笑容.其實當人專注在眼前的某項事物上時,臉上的表情絕對騙不了人,尤以演奏樂器者為最,因此,他們的笑容不是樣板的笑容,而是兩個男孩以樂音你追我跑地嬉戲一般那樣稚氣的笑容.不過這樣的笑容,我發現在他們演奏嶄新的創作曲子時較為常見,這在我的理解中,是因為創新曲子演奏起來的自由無拘束感,就像是在玩音樂的遊戲那般,令他們真心感到喜悅.演奏較為傳統的曲目時,固然也會出現這樣的笑容,但相較之下少得多,不過這也是可理解的,畢竟傳統本就是嚴肅不適合嬉笑以對的.但沒有傳統,自然無所謂創新可言,兩者是必定共存的,或者更該說,這正是他們最特別之處,同時擁有傳統與創新的兩張面具,或嚴肅深沉,或活潑嬉鬧,但不論是那張面具,後面的那張面孔都是真心為音樂神往投入的.

 

 

  真的是一場很棒的音樂會,負責打擊樂器的竹本一匹先生也非常厲害,表現可圈可點。整場演奏會,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第2首安可曲RISING,因為是配合著其他樂器演奏版的錄音所演奏,個人覺得錄音音量開得稍嫌過大,導致某些部分主角三味線的聲音被蓋過,變成只在聽其他樂器的聲音,感覺可惜了些.此外,可能是音樂廳本身的收音效果,使得整場音樂會撥(バチ)的回音都極大,對於聆聽上不能不說是造成了妨礙,是相當令人遺憾的一點.

 

 

DSC02463.JPG 

 

 

  今日的戰利品,T恤跟手機吊飾,以及填意見表獲得的DM海報.現場有售CD,但就是之前提過的博客來有售的專輯,因已買過就不再重複了.

 

 

  有幸(不用飛到日本)聽到他們的現場演出,算是已了了一樁心願,接下來的心願,大概就是期盼他們在紅白上跟Jake Shimabukuro競演,或是因為他們這次的票房,讓Jake Shimabukuro也有機會來台灣演出之類的吧。(不過我想這應該比吉田兄弟二度來台的機率要來得更小......(´Д`))

 

 

腐林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ms.Liao
  • 一匹くん

    你說的失誤的部份是在說一匹跟良一郎的部份嘛?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那並不是出錯喔!
    他是在跟哥哥對話吧...你沒發現大家都笑了嘛?
  • 您好:
    當時是因為有先看到竹本先生做出和前面幾個樂句相同的打擊動作,卻沒有完整地發出聲音,然後他對良一郎笑或說了什麼,台下觀眾才接著發笑,所以當時便直覺認知應該是失誤,因為即便是故意安排的橋段,似乎也沒有省略掉那句樂句不演奏的必要......不過也許是個人想得較多較鑽牛角尖了.不管怎麼說,真的是場非常棒的演出,也感謝您的回應喔^^

    腐林檎 於 2009/11/23 23:44 回覆

  • 張小豬。
  • 你好~
    12月初去東京旅行時我有去看一匹喔~
    帶回來了一匹給台灣的迷友們的留言: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0mcUzlpT1A
    日後我們會製作應援BLOG,屆時再請你來玩耍囉XD

    PS. 那個不是失誤喔,是他的頑皮啦;P
  • 喔喔~感謝您帶來的分享☆⌒(*^-゚)v Thanks!!
    嗯,看到大家都這麼說,應該真的是我想太多囉,真是不好意思,感謝大家的指正,我會把內文修改過來的~真是對不起一匹さん~(≧≦) ゴメンヨー

    腐林檎 於 2009/12/28 08: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