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博客來)

 

  我和這位台灣漫畫家,曾有兩年的時光都在同間教室中上課。

 

  我對這個人的印象,就是他總是一直不停地埋頭在畫漫畫,也許是班上的大家也從來沒想深入去了解他畫的東西吧,所以每個人都說看不懂他在畫什麼。

 

  後來剛上大學時,看到他得到東立新人獎的消息,覺得這個人真的一步步地在朝著他的目標走,還蠻佩服的。

 

  再後來,偶然在書店看到挑戰者月刊的創刊號,看到他的名字在上面,便也買了幾期,算是給以前的這位同窗一些支持。

 

  今早突然想起他,想到在我們班上,做著跟漫畫相關工作的人,應該就只有我跟他而已。

  小小感觸,略表成文為記也。

 

 

腐林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